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学术研究

首页 > 学术研究 > 正文

宁夏固原杨郎青铜文化墓地
发布时间:2017-04-19 16:15:41   来源: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    作者:许成   点击:

  1989年9月,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接到文化厅关于紧急抢救固原县杨郎乡马庄古墓地的通知后,即派许成、李进增、卫忠、韩小忙和高雷同志赶赴现场进行调查清理和发掘。嗣后,固原博物馆韩孔乐和延世忠同志亦参加了发掘工作。田野工作从9月29日动工至11月1日结束,总发掘面积为1942平方米,清理出相当于东周时期的墓葬四十九座,其它时代墓葬三座。四十九座墓出土各类遗物二九五七件(组)。

  墓地位于杨郎乡马庄附近的沙沟北岸。沙沟是一条季节性小河,由西向东蜿蜒而下,沟北岸为连绵起伏的沙丘,七十年代已辟为林带。自马庄村后起沿沟北岸往东近3公里,在南北宽约200米的范围内,皆有墓葬分布,比较密集的地点共有三处,从东向西依次编为第一、二、三地点(图一)。

  第一地点(Ⅰ):发掘面积1102平方米,清理墓葬二十一座,其中九座保存较好(包括一座晚期墓葬M9),十二座被盗掘(图二)。

  第二地点(Ⅱ):发掘面积380平方米,清理墓葬二十座,其中七座被近期盗掘,另外十三座亦为残墓(包括二座晚期墓葬M8、M9),早先已被破坏(图三)。

  第三地点(Ⅲ):发掘面积442平方米,清理墓葬十一座,其中八座保存较好,三座被盗掘(图四)。

  一、地层堆积

  墓区三个地点的地层堆积有所不同,分别说明如下。

  第一地点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地层堆积为斜坡状,分为五层,以T404、T504北壁剖面为例(图五)。

  第1层:表土层,灰褐色沙土,厚0.25-0.39米,含砖、瓦等现代遗物。

  第2层:沙土,夹杂零星的木炭颗粒,依据土质、土色的不同分为三小层。A层,黄色,厚0-1.54米,沙粒细腻,土质疏松;B层,黄褐色,厚0-0.38米,沙粒较粗,土质比A层硬;C层,黄色,厚0-0.93米,沙拉细腻,土质疏松。

  第3层:灰色沙土,厚0-1.94米,颗粒较大,灰烬较多。有汉代陶片、铁插头和铁锥等文化遗物,还有一处灰坑,应为汉代文化层。此层下发现墓葬一座(M10),打破第四层。

  第4层:红褐色沙土,厚0-0.95米,含有较多的木炭灰烬。地层堆积中不见遗物,此层下发现墓葬一座(M6),打破第五层。

  第5层:灰色沙土,厚1.1-1.45米,含有大量木炭灰烬,未见遗物。该层下为生土层。

  第二、三地点地层堆积基本相同,墓葬均开口于表土层下,直接打破生土,无文化层。表土层为深黄色沙土,厚0.1-0.4米,土质疏松,夹杂物较少。

  二、墓葬概述

  (一)墓葬形制

  由于盗掘和雨水冲蚀,四十九座墓葬中有二十座破坏严重,形制不明。仅有二十九座可辨清形制,分竖穴土坑墓和竖穴墓道土洞墓两类,前者一座,后者二十八座。竖穴墓道土洞墓中有二十七座墓为单洞室,一座为双洞室。洞室一般开口于墓道东壁或北壁,有的居正中,有的偏于一角,有的偏于一侧。洞室为长方形,弧顶,底部一般为斜坡状,里端低,外口高,最大倾角达32°。洞室底部一般低于墓道底部,并延伸到洞口以外。人骨架皆是头里脚外,少数骨架全部在洞室内,多数下肢露在洞室外。这批墓葬以墓道中轴线B端为基准确定方向,有的向东,有的向北,以向北者居多。

  (二)葬式

  四十九座墓葬中,有三十三座墓人骨被严重扰乱,葬式不清。人骨保存较好的有十座,人骨朽坏但葬式可辨的有六座。各墓均无葬具。葬式为单人仰身直肢葬,头向或东或北,面向不一致。人骨均头低足高,最大倾角达32°。无合葬墓。

  人骨保存较好的十座墓,墓主均为成年人。其中七座墓为一次葬,无扰乱现象。三座墓比较特殊:ⅠM3,脊椎骨下半部零乱,下下颌骨脱位,头顶置放锁骨、肋骨等,其它部位皆符合解剖规律,此特殊现象暂且存疑;ⅠM5,脊椎骨与肋骨有错位现象,脊椎骨为花斑状.颅骨大而肢骨纤细,似有病变;ⅢM1,人骨紊乱,股骨、盆骨等置于胸前,下颌远离头骨,肢骨随意置放,似为二次葬。

  人骨朽蚀较为严重的六座墓都比较小,能辨明葬式的有三座,为单人仰身直肢葬,骨骼腐朽,一触即碎。身长在0.5米以下,骨骼细小,牙齿磨蚀程度轻,头骨骨缝尚未愈合,应为儿童遗骸。另外三座墓或留头骨残片,或存部分细小肢骨,为幼儿遗骸。

  (三)殉牲

  殉性种类有羊、马、牛三种,都是以牲畜的头颅和蹄子代替全牲。以羊最多,各墓均有羊头,少者三具,多者达四十具;其次为马,马头、蹄骨最多的有十具,有六座墓中不见;再次为牛头,最多为七具,有二座墓中不见。ⅢM3和ⅢM4殉牲数量最多,ⅢM3为五十四具,计羊头四十具、马头十具、牛头四具;ⅢM4为五十一具,计羊头三十八具、马头六具、牛头七具。ⅠM8殉牲最少,仅四具,计羊头三具、牛头一具,不见马头、蹄骨。

  殉牲形式,先将死者及一部分随葬品掩埋于墓室中,然后将割取的牲畜头、蹄(以头为主)埋于墓道填土中(一部分随葬品如陶罐和大型车马器等多与殉牲一起置放),墓道实际上成为专用的殉牲坑。殉牲的头、蹄骨多数置放紊乱,无规律,仅ⅠM1和ⅠM3部分殉牲置放有序。ⅠM1在洞口外墓道填土中横列四具马头骨,摆放整齐,均嘴朝前,面朝上,而旁置之羊、牛头骨较紊乱;ⅠM3在洞口外填土中横列三具牛头,嘴朝前,角向上,另有十具羊头骨乱置于洞室内人骨架两侧稍高于人骨的填土中。

  (四)随葬品的组合及摆放位置

  四十九座墓葬中,有三十三座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随葬遗物已不能确知原来位置。十六座较为完整的墓葬中,十五座墓既有殉牲又有随葬品,一座墓仅有殉牲而无随葬品。随葬品数量多少不等,多者达一二一件,少者三件。以各种质料的串珠数量最多,几乎每座墓中都有出土。其次是铜、铁质的服饰品及车马器。另外,还有少量兵器、日常用具和陶器等。

  各墓随葬品的陈放,有一定规律。串珠多数散落于人头、颈附近;耳环、耳坠多发现于人头两侧;手镯、指环,一般在腹部或臂侧;腰带饰多见于人体腰际,且排列有序;各种带扣和透雕牌(扣)饰置于腹前,或散落于盆骨之上及其旁侧;带钩置放于腰部左侧。兵器和工具多置于人体两侧及头部左右。戈一般置于头骨旁;矛置于腹侧;剑置于腰际;刀多置于髋骨旁侧,有的斜放于盆骨之上;鹤嘴斧或置于头骨旁,或放在腹侧;凿置于人体左侧;锥的位置不定,或在头顶,或在体侧;各种管饰置于腰部两侧,有的用于盛装骨针、锥之类的日常用品。鹿、羊、狗形的铜质空体车马饰件,或置于人体上部填土中,或放于人体旁侧,或与殉牲一起置放。ⅢM1有二个铜鹿形饰件分立于洞口外两侧,位置比较特殊。小型车马器如当卢、节约和泡饰等多置于墓主头部及附近,或在胸前及旁侧;大型车马器如轴饰、辕饰及车铃等,多与殉牲共存。ⅢM4有二个杆头饰,对称置放于墓道后端填土中(与殉牲同一深度),位置比较特殊。

  陶器多与殉牲一起埋于竖穴墓道填土中,个别放于人体两侧,不见置于头顶的。

  (五)墓葬举例

  ⅠM8 竖穴土坑墓。方向58°。开口于第4层下,墓口距地表深2.1米,墓扩上下大小一致。墓室为不规则长方形,长1.17、宽0.65、深0.60米。底部倾斜,头端略低于脚端,高差0.16米。仰身直肢葬,骨骼腐朽严重,一触即碎。人骨架长约0.36米,头向东,面朝上。此墓为儿童墓。殉牲四具,其中羊头三具、牛头一具,皆位于墓坑中部,距墓口深0.14米。随葬器物三十一件,均为铜器。头顶置有鹿形饰件、泡饰等,人骨架上部有箍、泡饰、管饰、刀、鹿形饰件等,骨架左侧有鹿形饰件,右侧有泡饰等。有二件车軎与殉牲一块置放。玛瑙和绿松石珠饰一六七枚,集中于颈部(图六)。

  ⅡM10 竖穴墓道双洞墓。方向120°。开口于耕土层下,墓口距地表深0.7米。墓道为不规则长方形,长1.4、宽0.8、深1.79米。西侧洞室进深1.17、宽0.5、洞口高0.5米;东侧洞室进深0.66、宽0.55、洞口高0.45米。墓底西低东高,高差0.98米。此墓人骨架、殉牲和随葬品皆被早期破坏,残存少量人骨及大量牲畜碎骨,仅在墓道南侧有一具较完整的羊头骨。随葬器物多为残块,难辨器物形状。有玛瑙、绿松石和骨质珠饰六十三枚(图七)。

  ⅠM1 竖穴墓道单洞室墓。方向31°。开口于耕土层下,墓口距地表0.3米。墓道为梯形,北窄南宽,墓道上下大小一致,平底。长2.4、宽1.14-1.6、深1.51米。洞室开在墓道北壁正中,斜向东北方伸进,洞室进深1.13、宽0.63、口高0.5米。洞室为弧顶,底部呈斜坡状,外浅内深,深度0.43-0.67米。墓室有长1.01、宽0.63、深度0.16-0.43米的部分伸进墓道。人骨保存完整,仰身直肢葬,头低足高。头向北,面向右。人体上部在洞室内,下肢露于洞外。殉牲二十四具,埋于距墓口深0.8米的填土中。计羊头十九具,集中在墓道南侧;马头骨四具,在洞口前,摆置整齐,嘴朝洞室,面向上;牛头一具,嘴朝下置于马头骨后。随葬器物十六件,以骨器最多,与殉牲一起置放的有骨管状饰、角饰及残陶罐等。置于头顶的有骨三瓣器、骨镞、铜锥等。头左侧有铜耳环,左肩旁有铜戈、骨方形穿孔器、骨环等。盆骨左侧有铜刀、铜带扣等(图八)。

  ⅠM2 竖穴墓道单洞室墓。方向30°。开口于耕土层下,墓口距地表深0.4米。墓道为长方形,上下大小一致,长2.34、宽1.5、深1.16米。洞口开于墓道的东北角。洞室斜向东北方伸进,长方形,拱形顶,直壁,进深0.75、宽0.71、口高0.45米。露于墓道部分长1.74米。人骨架保存较好,上部在洞室内,下肢露于墓道内。洞室底部为斜坡状,人骨头低足高,仰身直肢葬,头向东北,面向左,墓主为成年人。殉牲二十四具,埋于距墓口深约0.93米的填土中,计羊头十四具,置于墓道南壁与西壁;马头七具皆在墓道中部;牛头三具,其中二具在墓道南端,另一具在墓道中部。随葬器物二十四件(组),其中陶罐与殉牲一起置放,骨器和铜器与人骨架放在一起。头部两侧各有一枚银耳环,颈部有珠饰八十五枚,铜鹤嘴斧置于右上侧,各种骨器多集中于下肢右侧。下肢之间及旁侧有许多铜泡饰、铜带饰及铁刀等器物(图九)。

  ⅠM3 竖穴墓道单洞室墓。方向45°。开口于第2层下,墓口距地表深0.54米。墓道为圆角长方形,上下大小一致,平底,长2.1、宽1.25、深0.77米。洞室开在墓道北壁正中,斜向东北方伸进,洞室进深1.8、宽0.56、口高0.46米,弧顶,底部为斜坡状,外浅内深,高差0.51米。葬坑在墓道内仅有一小部分,长0.1、宽0.56、深0.1米。人骨架几乎全部在洞内,为仰身直肢葬,下肢稍曲,脊推骨下半部零乱,锁骨、肋骨置于头顶部,下颌骨脱位,置于头骨左侧。头向东北,面朝上。殉牲十四具,计羊头十一具,皆置于洞室内人骨架下肢两侧,牛头、蹄骨三具,摆放整齐,嘴向北,角朝上,埋于墓道中部深0.34米的填土中。随葬器物二十一件(组),骨三瓣形器置于头右侧,盆骨上放置铜带饰、铜管饰、铜泡饰,铁剑、铁环等,盆骨下面发现有铜牌饰、石珠饰等,珠饰共三六九枚,颈部也有发现(图一O)。

  ⅠM4 竖穴墓道单洞室墓。方向27°。开口于耕土层下,墓口距地表深0.3米。墓道为梯形,北宽南窄,长1.74、宽0.85-1.15、深0.7米。洞室从墓道北壁正中斜向东北伸进,洞底稍下倾,进深1.05、宽0.56、口高0.5米。人骨架保存完好,仰身直肢葬,头向北,面向左,头低足高。此墓东南角被破坏,曾挖出过羊、牛头骨。发掘时仅出殉牲二具,皆为马头,一具置于墓道西北角,正放;一具置于墓道东北角,反放,随葬器物二十二件(组)。陶罐、铜戈置于头骨左侧,铜矛在左肘旁,铜剑、铜带扣、铜环及铜泡饰等在上肢右侧。盆骨左侧有铜泡饰、铜凿及骨b镳等,下肢附近也有许多铜泡饰。人骨架下面有骨、玛瑙、绿松石质珠饰四十一枚(图一一)。

  ⅢM1 竖穴墓道单洞室墓。方向70°。开口于耕土层下,墓口距地表深0.15米。墓道为梯形,东宽西窄,上下大小一致,平底,长1.71、宽1.3-1.5、深0.79米。墓室露于墓道底部的部分,长1.25、宽0.53、深0.35-0.47米。洞室自墓道东壁伸进,洞底为斜坡状,洞室进深0.52、宽0.51、口高0.62米。人骨架置放紊乱,头骨、下颌骨相距较远,股骨、盆骨等置于胸前,肋骨横竖交叉无规律,似为二次葬。头向东,面朝上。殉牲二十五具,埋于距墓口深0.6米的填土中,计羊头十九具、马头五具、牛头一具,置于墓道四周。随葬器物三十九件(组)。铜动物形饰件多置于墓室中部,各种铜牌饰、铜管饰、铜杆头饰多在墓室前部,珠饰六十枚,放在头部两侧(图一二)。

  ⅢM3 竖穴墓道单洞室墓。方向72°。开口于耕土层下,墓口距地表深0.4米。墓道长方形,长2.38、宽1.41、深0.39米,上下大小一致,平底。洞室由墓道东壁中部伸进,进深1.55、宽0.6、口高0.5米。洞室为长方形,拱顶,弧壁,底部呈斜坡状,斜度较大,倾角32°。人骨架保存较好,仰身直肢葬,头向东,面朝右。殉牲五十四具,多埋于距墓口深约0.2米的填土中,计羊头四十具、马头十具、牛头四具,其中二具马头在洞室内,其余殉牲均随意置于墓道填土中,无规律,随葬器物十七件,大型车马器如铜轴饰、铜辕饰及陶罐与殉牲放置一起,其余多集中于死者头部两侧,有铜杆头饰、铜牌饰、铜泡饰及石坠饰等。珠饰和坠饰共有二百枚。另外,在下肢骨右侧还有一件铜泡饰和杆头饰(图一三)。

  ⅢM4 竖穴墓道单洞室墓。方向80°。开口于耕土层下,墓口距地表深0.2米。墓道为长方形,上下大小一致,平底,长2.19、宽1.52、深1.21米。洞室开于墓道北壁及东北角,竖直伸进,进深0.78、宽0.6、口高0.49米,露于墓道部分长1.95、宽0.8、深0.16-0.25米,占去墓道北半部。墓室前部稍低于后部。人骨架保存较好,仰身直肢葬,头向东,面向右。殉牲五十一具,埋于距墓口深0.3米的填土中,计羊头三十八具、马头六具、牛头七具,随意置放于墓道内,无规律。随葬品六十五件(组),其中一部分随葬品与殉牲一起置放,墓道西壁中部有二个对称相向的铜羊头形杆头饰,其旁为铜车辕饰,墓道东部羊头骨之间有六件铜卧羊、铜鹿形动物饰件。另一部分随葬器物与死者一起埋葬。铜戈、金耳环在头右侧,珠饰三一四枚,发现于颈部和腹侧填土中,腹上有铜当卢、铜泡饰、铜节约等器物四十多件,成批堆放,盆骨之上及旁侧多铜鸟形牌饰、铁马衔、铜动物透雕牌饰等,铁矛置于下肢右侧,脚下有大型铜车铃六件、铜单柄圆牌二件、铜斧及铜泡饰等。葬坑南侧有一列弧形连接摆放的铜鹿形饰牌,它们有的单个排列,有的两两相叠,达十余件之多(图一四)。

  ⅢM5 竖穴墓道单洞室墓。方向101°。开口于耕土层下,墓口距地表深0.25米。墓道为长方形,长1.96、宽1.3、深1,25米,南、北、西三壁直立,东壁下部凹入0.26米,形成一弧形龛,墓道底部西端略高于东端。洞室由墓道东北角向东伸进,方向与墓道一致。洞室长1.69、宽0.58、高0.52米。墓室在墓道内仅露出一角。人骨架保存较好,仰身直肢葬,头向东,面朝上。殉牲十一具,埋于距墓口深0.8米的填土中,计羊头四具置于墓道北侧,马头三具、牛头四具置于墓道东端,有三具马头、牛头嘴部伸进墓道东侧弧形龛内。随葬器物二十二件(组),包金耳环置于头骨左右两侧,铜节约、铜当卢、铜泡饰、铜管饰、铁马衔等三十多件器物集中置于左上肢旁,盆骨左侧有十多件铁牌饰,铁镯置于盆骨边,下肢右侧有三件铜卧羊形动物饰件。银珠饰、石珠饰等置于颈部或头侧,计银珠饰二十六枚,石珠饰八十五枚,其中多玛瑙质(图一五)。

  三、出土遗物

  杨郎墓地随葬遗物较为丰富,有铜、铁、金、银、骨、陶、石等多种质料,各类器物共计二九五七件,现按质地分别叙述如下。

  (一)铜器

  共计七四三件。按用途可分为兵器与工具、生活用具、服饰品、车马器四类。

  1.兵器与工具 计四十二件。此类器物出土不多,有戈、矛、剑、铜柄铁剑、刀、镞、鹤嘴斧、斧、凿等九种。

  戈 五件,其中一件为采集品1)。合范浇铸,中胡二穿,分二式。

  1)系近期盗掘后,经征集所得之器物。

  Ⅰ式:四件。圆角长方形直内,内中部有一长方形穿,前锋呈三角形,援上刃呈弧形,略高于内上缘。ⅠM1:30,内下缘有缺,长19.9、内长7.5、援长12.4、胡长6厘米(图一六,17;图版壹,7)。

  Ⅱ式:一件(采:145)。长方形内,内中部有一长方形穿,锋较钝,宽援上扬,上刃较平。长19.3、内长6.5、援长10.7、胡长5厘米(图一六,16)。

  矛 五件,其中二件为采集品。叶薄,较小,圆筒状骹,上端收缩,近口处有钉孔,分二式。

  Ⅰ式:三件。形体略小,呈叶状,直刃弧本。ⅡM18:9,长11.9厘米(图一六,4;图版壹,2)。

  Ⅱ式:二件。形体略大,呈菱形,直刃斜直本,中脊明显。采:115,长17.2厘米(图一六,5;图版壹,1)。

  短剑 四件,其中二件为采集品。分二型。

  A型:一件(ⅠM4:11)。触角式。首作两兽头相对状,两耳耸立,吻部相连,茎中凹槽饰方点纹,格呈翼状,剑身为柳叶状,柱状脊。通长25.2、茎长6.7、格宽3.6厘米(图一六,1)。

  B型:三件。环首,剑身呈长条形,中部起脊,断面呈菱形,分二式。

  Ⅰ式:一件(ⅡM18:10)。一字形格,通长18.8、茎长6.4、格宽2.2厘米(图一六,3;图版壹,3)。

  Ⅱ式:二件。首作扁环状,茎中为长方形镂孔,格两侧下斜,呈翼状。采:45,通长20.2、茎长5.4、格宽3厘米(图一六,2;图版壹,4)。

  铜柄铁剑 一件(ⅠM12:3)。刃部残断,仅存剑柄。瘤状首,椭圆柄遍布凸点纹,中空。剑格前略呈舌状,分四瓣紧裹铁质剑身。残长18.9、格宽5.2、柄长11厘米(图一六,6;图版壹,10)。

  刀 十四件,其中五件为采集品。柄扁平,柄端有钉孔,弧背凹刃。分四式。

  Ⅰ式:五件。形体较小,刃、柄混然一体。ⅠM8:31,柄长6.5、通长12.6、厚0.25厘米(图一六,18)。

  Ⅱ式:五件。柄背较厚,背至刃逐渐减薄,刃、柄分界较明显,形体略大。ⅠM6:20,全长18.1厘米(图一六,19;图版壹,9)。

  Ⅲ式:三件。器身加厚,器身变长。ⅠM1:37,长19.5、厚3.4厘米(图一六,20;图版壹,8)。

  Ⅳ式:一件(ⅠM12:12)。形体较大,长21.6厘米(图一六,21)。

  镞 二件,均为采集品。合范模铸。三棱窄翼式,圆銎,銎口附近有钉孔。采:130,长3.2厘米(图一六,12)。

  鹤嘴斧(锄) 五件,其中一件为采集品。分两型。

  A型:二件。圆銎,分二式。

  Ⅰ式:一件(ⅠM6:21)。两端均作圆柱状,顶部平齐,銎内残存木屑。翼径1.4、长7厘米(图一六,11;图版壹,6)。

  Ⅱ式:一件(ⅠM2:40)。銎两侧外部凸鼓,一端为斧状,一端呈鹤嘴状。双面锋,直刃。器体内含胎土,外裹铜壳,长12.6厘米(图一六,14;图版壹,5)。

  B型:三件。两端均作扁平斧状。ⅡM18:8,椭圆形銎,长9.3厘米(图一六,10)。ⅠM14:12,銎两侧外部各突出一圈,面上各有一“X”形纹饰,长15.6厘米(图一六,15)。

  斧 四件。器身呈长方形,长方形銎口,两侧铸缝明显,分二式。

  Ⅰ式:二件。直刃。ⅡM14:16,长5.5、宽3.2、口宽1.4厘米(图一六,8)。

  Ⅱ式:二件。弧刃。一件为采集品(采:127)。ⅢM4:76,口下有一不规则形钉孔,銎内残存朽木,长7.4、宽4.2、口宽1.7厘米(图一六,7)。

  凿 二件。銎口为长方形,分二式。

  Ⅰ式:一件(ⅠM4:24)。梯形,上有扁圆形钉孔,窄直刃,长4.6、宽1厘米(图一六,13)。

  Ⅱ式:一件(ⅠM6:27)。长方形,弧刃残,上有三角形钉孔,长6.7、宽1.3厘米(图一六,9)。

  2.生活用具 共五十一件。这类器物形体较小,主要有锥、勺、管状饰等。

  锥 六件。出土时多与骨针装在圆形铜管内。由铜条打制而成,分二式。

  Ⅰ式:四件。一端扁刃,一端圆锥尖,均有使用痕迹。ⅠM5:23,长4.4厘米(图一七,8)。ⅡM16:7,形体细长,长7.9厘米(图一七,15)。

  Ⅱ式:二件。上端略扁,下端为圆锥尖,两端均经磨制,有使用痕迹。ⅠM1:33,长5.5厘米(图一七,7)。

  勺 三件,均为采集品。分二式。

  Ⅰ式:二件。扁圆形匙头,长扁柄,饰绕线纹,椭圆形钉孔。采:167,长7.5、匙头宽1.7厘米(图一七,21)。

  Ⅱ式:一件(采:82)。椭圆形匙头,细长柄,残长5.9、匙头宽1.2厘米(图一七,22)。

  管状饰 四十二件。有圆管、圆凸管和方管等器形,分三型。

  A型:二十二件。圆柱状,中空,两头细中间鼓,形体较为粗短。两头圆管上饰凹弦纹,有明显的铸缝。ⅠM5:17,长3.2、直径0.8厘米(图一七,6)。

  B型:五件。长方形。ⅡM16:14,正面饰斜向平行凹槽纹,背面不封口,长7.4、宽2.5厘米(图一七,1)。ⅢM1:44,正面为阴“Z”字纹,中间有一竖线相隔,两端各有两道凹弦纹,管两侧各有一条明显的铸缝,背面有长方形镂孔,长6.1、宽2.2厘米(图一七,2)。ⅡM17:5,正面上、中、下饰三组压印竖条纹,中间饰圆形、半圆形纹,长7.5、宽1.6厘米(图一七,3)。

  C型:十五件。圆柱状,中空,粗细均匀,形体较长,这种管状饰主要用于盛装铜锥和骨针,铸缝明显。ⅠM3:11,残,以凹弦纹为底,其上加饰棱形纹,残长8.7、直径0.85厘米(图一七,5)。ⅡM16:13,饰凹弦纹间网纹,长6.1、宽1.2厘米(图一七,4)。

  3.服饰品 共一二九件。出土数量较多,分带饰、坠饰和佩饰三类,包括带扣、带饰、带钩环(璧)、铃形饰、镯、耳环等七种。

  带扣 十四件。分七型。

  A型:四件。环形体,一侧有近方形的喙状突起,上有穿孔,分二式。

  Ⅰ式:二件。正面有斜扣针,腹面微凹。ⅠM8:21,面饰一周联珠纹,长4.2、宽3,2厘米(图一八,1)。ⅠM8:28,面饰数周交错弧弦纹,长4.2、宽3.1厘米(图一八,2)。

  Ⅱ式:二件。ⅠM3:13,扣针伸出扣环缘外并前突,扣部和钮部各有一镂孔,钮部长方形。长3.2、宽2.6厘米(图一八,3)。

  B型:二件。葫芦形,扣部为环状,直扣针,饰绕线纹;钮部为圆牌状,背附横钮。ⅡM14:19,长7.4、宽3.9厘米(图一八,9)。采:16,钮部凹面,长5.2、宽2.8厘米(图一八,4)。

  C型:一件(ⅡM17:16)。长方形,扣钮合一,尾部开方孔以穿带,首端斜装扣针,并有一不规则小孔。长7.6、宽4.1厘米(图一八,5)。

  D型:一件(ⅢM1:52)。扣部方牌形,扣针细长弯曲,方形钮,背平,面饰两周凸点纹,外裹麻织物。长6.9、宽4.6厘米(图一八,6)。

  E型:三件。略呈椭圆形,扣部环状,钮部为动物形,分三式。

  Ⅰ式:一件(ⅠM7:40)。扣部椭圆形,饰连珠纹,扣针近直,钮为回首卧兽状,背微凹,附横钮。长6.6、宽3.2厘米(图一八,10)。

  Ⅱ式:一件(ⅠM1:39)。扣针斜出环外,钮部饰浮雕双兽相搏纹,背平,附横钮。长5.6、宽3.2厘米(图一八,11)。

  Ⅲ式:一件(ⅡM17:27)。扣部呈扁圆形,饰双头兽纹,扣针直立,钮部为回首卧兽形,背凹,附横钮。长6.5、宽3.7厘米(图一八,12;图版贰,5)。

  F型:一件(ⅠM14:15)。不规则形,扣部为月牙状,钮部分为双兽头形,平背无钮。长5.2、宽4.3厘米(图一八,7)。

  G型:二件。同出一墓,大小相同。透雕动物形,背有桥形单钮,头前方附方形带扣。兽作短耳,凸眼,肢体雄健,长尾下垂,吞噬一小兽。ⅢM4:82,长12、宽6.3厘米(图一八,8;图版肆,6)。

  带饰 八十六件,分九型。

  A型:二十五件。变形鸟纹饰牌,中有乳突,背有单横钮,分三式。

  Ⅰ式:八件。略呈长方形,饰卷云纹。ⅠM3:8,长4.6、宽2.3厘米(图一九,1)。

  Ⅱ式:五件。平行四边形,一对角伸出,饰卷云纹。ⅡM17:20,长5、宽2.2厘米(图一九,2)。

  Ⅲ式:十二件。四边形,一对角翘出,边缘随纹路凹凸。钮边饰连云纹。ⅠM3:7,长4.4、宽2.6厘米(图一九,3)。ⅠM2:39,饰卷云纹,长5、宽2.9厘米(图一九,4;图版贰,6)。

  B型:十二件。蝶形饰牌,束腰,中起凸棱,两翼对称,背附横钮,分二式。

  Ⅰ式:二件。饰卷云纹。ⅢM1:47,长4.4、宽2.1厘米(图一九,6)。

  Ⅱ式:十件。两角如耳,呈兽首形,中饰涡纹。ⅠM18:38,长5.8、宽2.8厘米(图一九,5)。

  C型:二十一件。兽面连钮饰,中间有一兽首,两侧为对称圆钮,饰一周串珠纹,背凹,附通贯横钮。分三式。

  Ⅰ式:二件。兽面为双立耳,长吻,小眼。采:18,长4.7、宽2厘米(图一九,7)。

  Ⅱ式:十八件。兽面为双立耳,短吻,五官简化。ⅢM1:14,长3.7、宽2厘米(图一九,8)。采:21,立耳硕长,下联双钮。长4.1、宽2.2厘米。

  Ⅲ式:一件(采:103)。单立耳,兽面简化,长4、宽2厘米(图一九,9)。

  D型:二十件。“S”形饰牌,中起乳突,背附横钮,两翼如卷云。ⅢM4:83,长7.7、宽2.7厘米(图一九,11;图版贰,7)。

  E型:一件(ⅢM6:11)。圆角长方形,束腰,边饰连体双头兽,中饰对顶牛头,长角下卷,大眼圆睁。长3.6、宽3.4厘米(图一九,13;图版贰,2)。

  F型:一件(采:95)。残,变形兽面纹,中起乳突,背附横钮。长2.9、宽2.8厘米(图一九,10)。

  G型:一件(ⅠM8:9)。连钮双环式,饼形三连钮接双圆环。长3.8、宽3厘米(图一九,14;图版贰,1)。

  H型:三件。透雕动物饰牌,分二式。

  Ⅰ式:一件(ⅢM3:65)。面平有背钮。饰猛虎噬兽纹,虎体健硕,凸眼长尾,张口利齿交错,口中有一奄奄待毙之小兽。长8.1、宽4.5厘米(图一九,16;图版肆,2)。

  Ⅱ式:二件。造型富有浮雕感。饰雄狮噬兽纹,狮巨首,四肢粗状,长尾上卷搭于背上,狮身有圆形镂孔一个,张口啜一小兽。ⅠM12:5,背面有三个桥形钮,长9.5、宽5.2厘米(图一九,12)。

  Ⅰ型:二件。平面虎纹带饰。背有桥形钮,宽耳、巨头、大嘴,凸眼圆睁,利齿烁然,长尾下垂,身体微伏,肢体健硕,似在窥伺猎物。ⅠM12:5,长9.3、宽5.2厘米(图一九,15)。

  带钩 二件。琵琶形,背有“T”形钮。分二型。

  A型:一件(ⅠM5:19)。钩作牛头状,耳目可辨;面饰卷云纹和蝉纹。长9.7、宽1.6厘米(图一七,19)。

  B型:一件(ⅡM18:12)。钩作兽头状,形体瘦削,素面,钮靠近中部。长8.4、宽1.3厘米(图一七,20)。

  环(璧)四件。扁体圆环状,分二型。

  A型:三件。环面上有交错弧形纹。ⅠM4:12,环厚0.1、宽2.1、内径1.5、外径4.7厘米(图一七,17)。

  B型:一件(ⅠM7:42)。扁圆环,素面,环宽0.6、内径4.3、外径5.5厘米(图一七,18)。

  铃形饰 十三件。分四型。

  A型:三件。盔形,圆角长方形口,两侧凹入,顶部穿孔。ⅢM2:11,高2.6、宽1.7厘米(图一七,9)。

  B型:三件。顶部有管状柄,圆角长方形口。ⅢM1:42,高2.6、宽1.9厘米(图一七,10)。

  C型:六件。环钮,短柄,饰三道凸弦纹,椭圆形口。ⅡM17:6,高3.5、宽1.5厘米(图一七,11;图版贰,4)。

  D型:一件(采:54)。圆筒形。圆形口,乳突钮,对穿圆角方形梢孔。高2.9、宽1.4厘米(图一七,12)。

  镯 五件。圆环状。采:13,圆体,接口处相叠,略残,直径5.7厘米(图一七,16)。

  耳环 五件。圆环状。ⅠM1:32,两端未对接,作工粗糙,直径2.2厘米(图一七,13)。ⅢM2:17,接口吻合较好,直径1.7厘米(图一七,14)。

  4.车马器 五二一件。是出土器物中数量最多、内容最丰富的一类,包括马具、马饰、车具、车饰等四大类。有当卢、节约、衔、镳、箍、泡饰、单柄圆牌、车辕饰、軎、毂、杆头饰、铃、动物饰牌、动物形饰、透雕铜饰等十五种。

  当卢 四十九件,分四型。

  A型:六件。窄长叶状,凹背,双钮,圆锥形缨帽。分二式。

  Ⅰ式:四件。无插缨孔,面饰一周变形云纹带。ⅠM14:4,长10.8、宽6厘米(图二O,11;图版叁,3)。

  Ⅱ式:二件。素面,帽内残存圆木棍。ⅢM5:24,长11、宽5厘米(图二O,12)。

  B型:九件。叶形。凹背,单纵钮,截头圆锥形缨帽。ⅢM4:89,长9.8、宽5.5厘米(图二O,13)。

  C型:四件。均出于一墓。窄长叶状,凹背,圆柱形缨帽,下口处有一横纽。ⅢM5:33,长11、宽4.7厘米(图二O,14)。

  D型:三十件。叶形,背深凹,附单纵钮,无缨帽。ⅢM4:96,钮上残存穿系的皮条,长7.3、宽4.7厘米(图二O,15)。

  节约 二十一件。分二型。

  A型:十六件。圆形,面隆起,空背,侧面对穿十字孔。ⅢM5:20,径4.8、高1.4厘米(图二O,9)。

  B型:五件。圆牌形,凹面,覆斗钮,十字穿孔,背面存留清晰铸缝。ⅠM11:2,径5.8、高1.2厘米(图二O,10;图版叁,1)。

  衔 八件,分二型。

  A型:五件。两端圆环较大,中间两环相扣。ⅠM18:9,通长14.8、每节棍长7.1厘米(图二O,17)。

  B型:三件。两端圆环外附方形钮。ⅠM11:5,长20.1、单节棍长9.7厘米(图二O,18;图版叁,2)。

  镳 二件,同出于一墓。单节直棍式,两端卷环。ⅠM7:26,长13、环径0.8厘米(图二O,16)。

  箍 十四件。椭圆形,剖面为扁条状,有单箍与多箍之分。ⅠM8:24,单箍,长径1.5、高1厘米(图二一,5);ⅠM12:15,三箍相连,长径1.5、高2厘米(图二一,4)。

版权所有:宁夏回族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技术支持: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利民街121号 邮编:750001 联系电话:0951-5014363 电子邮箱:nxkgs@sina.cn

ADD:Ningxia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eology
No.121,Limin Street,Xingqing District,Yinchuan City,Ningxia Hui Autonomous Region,750001,China

TEL:0951 5014363    FAX:0951 5035563    E-mail:nxkgs@sina.cn

备案号:宁ICP备16001783号-1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7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