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学术研究

首页 > 学术研究 > 正文

宁夏灵武市回民巷西夏窑址的发掘
发布时间:2018-03-29 10:25:01   来源: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    作者: 孙昌盛 杜玉冰 余军 杨蕤   点击:

宁夏灵武市回民巷西夏窑址的发掘

宁夏回族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灵武市文物管理所

  关键词:宁夏 西夏 回民巷窑址

  KEY WORDS:Ningxla Western Xia period Hui Lane kiln-sites

  ABSTRACT:The Hui Lane kiln-sites are situated to the west of Hui Lane in Ciyaobu Town,Lingwu City, Ningxia Hui Autonomous Region. In 1997,the Ningxia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aeology carried out there a rescuing excavation. The work covered 182 sq m, where two kilns and three ash-pits were revealed and more than 2,000 cultural relics were unearthed. Either of the kilns has a U-shaped plan and consists Of a “八”-shaped wall at the opening, a gate, a furnace, a baking chamber and a chimney The objects discovered include porcelain,too1s,baking implements, building materials and coins. The kilns functioned around the middle of the Western Xia and were abandoned probably at the late stage of this dynasty.

  回民巷窑址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市磁窑堡镇回民巷村西侧的山梁上(俗称瓦碴梁),东为回民巷沟,北为307国道,范围南北长约400米,东西宽约200米。窑址西距灵武市约35公里,南距磁窑堡镇4公里(图一)。198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队曾对回民巷窑址进行过调查,发现其为宁夏境内除磁窑堡窑外的又一处规模较大的西夏窑址①。

一、地层堆积

       本次发掘面积小,遗址地层堆积薄厚不等,山梁高处堆积薄,有的地方仅0.4米,山梁东南坡近沟处最厚,达4米以上。在本次发掘过的探方中,我们选择文化堆积厚、出土遗物丰富的T1519为典型探方,以期较为全面地介绍窑址的地层堆积情况。

  T1519位于遗址东南角的陡坡上,地层顺坡势向东南呈倾斜堆积,土色杂乱,属原始倾倒堆积层,包含物丰富,堆积厚度达4米。现以北壁剖面为例介绍如下(图二)。

  第1层:表土层,呈灰褐色,厚0.3~1.2米。

  第2层:黄褐色层,厚1.4~1.8米。内含丰富瓷片,釉色有黑、褐、青、白,器类有碗、盘、罐、器盖、钵、盆、窑具等。此层又可划分出4个小层。2a层:黄褐色沙土层,土质松散,厚0.1~0.7米,西薄东厚,瓷片较多。2b层:灰褐色土层,较紧密,厚0.3~0.5 米,夹杂煤渣和瓷土块,瓷片少。2c层:棕黄色土层,较硬,厚0.1~0.3米,有大量红烧土块、煤渣和窑壁砖块等。2d层:黄褐色上层,土质较硬、紧密,厚0.3~0.6米,包含大量瓷土块。

  第3层:黄色土层,厚0.2~0.4米。瓷片丰富,釉色以黑、褐、青为主,白釉瓷几乎不见,器类中盆、罐、钵、炉增多,新器形有印花碗、瓜棱罐、六棱碗和六棱盘。此层又可分为2小层。3a层:黄色沙土层,较松散,最厚处0.3米。3c层:浅黄色土层,坚硬、紧密,厚0.4米,含有红烧土块等。本探方没有3b层。

  第4层:黄褐色土层,厚0.7~1.55 米。包含瓷片以黑、褐釉为主,青釉瓷减少,不见白釉瓷,印花碗明显增多,器类与第3 层基本相同。本层可划分出4小层。4a层:黄褐色土层,较松散,厚0.25~0.6米。4b 层:褐色土层,瓷片极为丰富,最厚处0.7 米,出土器类较多。4c层:黄色沙土层,较松,最厚处0.15米。4d层:褐色土层,松散,厚0.1~0.8米,含有大量煤渣。

  第4层以下为生土。

二、遗址

  有窑炉和灰坑。

  (一)窑炉

  共计2座((Y1、Y2)。Y1保存较好,Y2破坏严重。

  Y1 主体部分位于T0810内,建于生土上,第2层下即可见残窑壁。平面呈马蹄形,全长约8、宽2.2米,方向130度。由窑门外八字分墙、窑门、火膛、窑室、烟囱五部分组成(图三;图版捌,1)。

  窑门外侧的八字分墙系用砖石砌成,西南墙长4、高0.4~1.6米,砌筑规整;东北墙长3、高0.4~1.6米,砌筑较零乱。窑门宽0.54米,顶已塌落。火膛平面呈扇形,底距地表1.8、距窑床面0.8、宽2.12、人深 1.26米。火膛壁用条砖错缝平铺砌成,外有砖石相护。火膛壁在高出底0.5米处被严重烧结,推测原应是窑箅的位置。火膛底为生土,其上有一层厚约0.2米的煤灰层,从中清理出51个顶碗,最底层排列有序。窑室在窑炉中部,床面距地表1~1.2、宽2.2、人深1.4米,靠近火膛处略高。窑床面用粗砂铺成,已形成烧结面,厚0.05米。窑室两壁有“二层台”,高0.12、宽0.24米,台上残留一瓷柱,柱高0.15、直径0.13米。窑室两壁残高0.6米,上部略内弧,亦由条砖错缝平砌而成,外有砖石相护,壁面有烧流。窑室后墙残高0.4、厚0.22米,下有4个砖砌烟孔,宽0.26、高0.34、间距0.36米。烟囱位于窑室后,烟囱底低于窑床面约0.32米,.呈半园形,中间有隔墙将其一分为二,西南烟囱最宽处0.9米,东北烟囱宽1.06米,每个烟囱通两个烟孔。烟囱壁用废砖砌成,残高1.3~1.4米,隔墙高0.5、厚0.3米。

  Y2 主体部分位于T0414内,方向为 130度,形制与Yl相近,破坏严重,仅剩火膛、窑床、烟囱的底部。

  (二)灰坑

  共发现3座,均为不规则形。

  H1 位于T0911的东北部,Y1的八字分墙内,开口于第2层下,打破生土。平面呈不规则形,直壁,锅底,南北宽1.54、东西宽1.2、深0.6米,开口距地表0.3米。坑内填充松散的灰砂土,出土丰富的白釉瓷,少量黑釉和姜黄釉瓷(图四)。

三、出土遗物

  在出土的2000余件遗物中,除钱币外,均为瓷器,有生活用具、工具、窑具、建筑材料等。

  (一)瓷器

  瓷器釉色以黑、褐、青居多,白釉次之,另有少量姜黄釉色,有的器物内外施两种釉色,但数量极少。碗、盘、盆等为轮制,印花碗为轮模合制,六棱碗、瓜棱罐等为轮、手合制,个别器物为手制。

  1.生活用具 共计2041件,有碗、盘、罐、钵、盆、瓶、釜、器盖、执壶、炉、盏、缸、钩、纺轮等。

  碗 1339件,占出土瓷器的57.62%。均平底,圈足。内壁施满釉。外壁施半釉。可分三型。

  A型:1025件。尖圆唇碗,内底均有涩圈。分二式。

  Ⅰ式:309件。弧壁。T1519④:4,施黑釉。口径15.6、底径5.6、高5厘米(图五,1)T1519④:13,内壁有六条竖直凸棱,将其分为六等份。施青釉 口径14.4、底径5.8、高6.4厘米(图五,2)。T1519④:33,内壁单模凸印牡丹花纹。施青釉。口径19、底径7、高7.8厘米(图五,4)。T 1519④:28,内壁单模凸印牡丹花纹,施姜黄色釉。口径20、底径7、高7.3厘米(图五,12;图版捌,6)。

  Ⅱ式:716件。斜壁。T0911④:4,施黑釉。口径16、底径6.4、高5.4厘米(图五,9)。T1519②:9,内壁有六条竖直棱,将其分为六等份。施黑釉。口径18.8、底径6.6、高7.4厘米(图五,11)。T1202②:11,施姜黄色釉。口径19.2、底径7、高6.8厘米(图五,10)。

  B型:175件。卷沿碗,内底均有涩圈。分二式。

  Ⅰ式:100件。圆弧壁。T1519④:5,施黑釉。口径14、底径6、高4.8厘米(图五,5)。

  Ⅱ式:75件。弧折壁。T1519③:13,施青釉。口径13.2、底径6.8、高4.2厘米(图五,6)。

  C型:139件折沿碗,内底有涩圈或沙圈。分二式。

  Ⅰ式:104件。弧壁。T0910②:1,高圈足,内底有沙圈。施白釉。口径10、底径4.8、高4.8厘米(图五,7)。

  Ⅱ式:35件。斜折壁。T1519②:26,内底有沙圈。施白釉。口径18.6、底径7.2、高 4.8厘米(图五,3;图版拾贰,5)。

  盘 436件,占出土瓷器的18.73% 。均有圈足。内壁施全釉,外壁施半釉。可分二型。

  A型:286件。尖圆唇,无折沿,平底。分二式。

  Ⅰ式:72件。弧壁。T1519④:36,内壁有六条竖直凸棱,将盘分为六等份,内底有涩圈。施青釉。口径14.8、底径6、高3.5厘米(图六,1)。T1519④:18,通体施黑釉。口径18、底径6.4、高3.2厘米(图六,8)。 T04140②:1,施白釉。口径15.4、底径6.2、高3.7厘米(图六,2)。

  Ⅱ式:214件。斜壁。T1519①:8,内底有涩圈。施青釉。口径14.7、底径6.4、高3.3厘米(图六,6)。

  B型:150件。折沿盘。分二式。

  Ⅰ式:60件。弧折壁。T1519③:6,浅腹,平底。内壁施青釉,外壁施褐釉。口径28、底径8.8、高5.2厘米(图六,3)。

  Ⅱ式:90件。斜弧壁。H1:3,环底,内底有沙圈。施白釉。口径15.8、底径6、高 3.8厘米(图六,10)。

  罐 103件,占出土瓷器的4.44%。均圆唇,侈口,颈部有双耳,平底,圈足。施半釉。分二式。

  Ⅰ式:86件。圆弧肩,圆腹。T1519④:37,施黑釉。口径7.2、腹径9.6、底径5.2、高8.2厘米(图六,12)。T1519④:3,腹部有竖瓜棱纹。施褐釉。口径5.2、腹径7.2、底径3.4、高7.8厘米(图六,13)。

  Ⅱ式:17件。溜肩,弧腹。T1419②:4,施褐釉。口径14、腹径16、底径7.6、高18厘米(图六,5;图版拾贰,3)。

  钵 27件。口微敛,弧壁,平底,圈足。内外壁施全釉。T0911②:20,卷唇。施黑釉。外壁有几周弦纹。口径7.4、底径4.2、高4.3厘米(图六,16)。T1519③:39,尖圆唇。施青釉。腹部有六条竖瓜棱纹。口径13、底径4.8、高5厘米(图六,14;图版拾贰,6)。

  盆 32件。均平底。分二式。

  Ⅰ式:5件。弧壁。T1519④:27,尖圆唇,盘口。内壁全部及外壁口部施青釉。口径28.5、底径7.2、高9.3厘米(图六,9)。

  Ⅱ式:27件。斜壁。T0911②:15,平折沿,方唇,深腹,平底。内壁施青釉,外壁施褐釉。内口下刻一周卷草纹,其下刻水波鱼纹,外壁有几周弦纹。口径36.3、底径17.3、高 11.1厘米(图六,19;图版捌,3)。T1519②:18,平折沿,方唇,深腹。内壁施黑釉,外壁施青釉。口径36、底径23.5、高17.8厘米(图六,20)。

  器盖 30件。盖面施釉,分四型。

  A型:莲叶形沿盖,4件。沿呈莲叶形,圆钮,下有子口。T1519③:36,施黑釉。口径8.6、高4厘米(图六,18;图版拾贰,2)

  B型:宽平沿盖,17件。宽平沿,下有子口,圆钮或双饼桥形钮。T1519③:4,施青釉。口径7.2、高3.2厘米(图六,11)。

  C型:无沿盖,7件。无沿,下有母口,圆钮。T15190③:25,施褐釉。盖面有一周凹弦纹。口径11、高3巧厘米(图六,17)。

  D型:塔状盖,2件。下有子口。 T1519③:18,施黑釉。口径2.7、高4.1厘米(图六,4)。

  釜 29件。均圆唇,敛口,圜底,分无鋬、窄鋬、宽鋬三种。T 1203②:2,窄鋬。内外施褐釉。口径5.6、高 4.5厘米(图六,15)。

  炉 13件。均直口,宽沿下垂,深腹,腹中部略内收,喇叭座。T1519④:23,施褐釉。内壁有数条凹弦纹。口径5.3、足径5.5、高8.3厘米(图七,1;图版拾贰,1)。

  瓶 7件。多为残片,有花口瓶和经瓶两种。T15190④:11,小经瓶。侈口,束颈,弧折肩,斜腹内收,凹底。施青釉。口径2.6、底径3、高7厘米(图七,5)。

  执壶5件。束颈,深腹内收,圈足,侧有一耳。另一侧有一短流。外壁施褐釉。 T1519④:34,方唇,圆折肩。口径4.4、最大腹径9.6、底径6.6、高13.7厘米(图五,8;图版捌,2)。

  盏 3件。圆唇,敞口,浅弧壁,平底。内壁黑釉,外壁露胎。T1519④:24,口径9、底径4.8、高2.4厘米(图七,2)。

  钩 7件。顶部有凹窝,中间有孔,无釉,下部为圆形钩状,施釉。T1519③:38,施青釉。高3.4厘米(图七,4)。

  纺轮 5件。分鼓形、梯形、扁圆形三种。上均有粗竖条纹,中间有孔。T1519③:21,鼓形。一半施褐釉,一半施青釉。直径2.9、高2.4厘米(图七,3)。

  缸 4件,均为残片。T0911②:9,筒状,方唇,芒口,直壁,底残。内壁施褐釉,外壁露胎。口径46、残高40厘米。

  圆型饰 1件(T1519③:20)。圆饼状,正面略鼓,露胎。中部阴刻折枝牡丹花纹,周围有两圈凹纹。背面施护胎釉。直径23.7、厚1.3 厘米(图六,7;图版拾贰,4)。

  2.工具 8件,有瓷拍,印模。

  瓷拍 1件(T1519②:24)。圆饼状,正面密布小孔,背部有钮,钮残。施褐釉。直径10.2、厚1.5厘米(图八,5;图版捌,5)。

  印模 7件。均是碗模残块。胎体厚重,宽平沿。外壁阴刻牡丹花纹,有的底部中心有团菊纹。T15190③:28,斜弧壁,平底,露胎。口径24、底径8、高9厘米(图八,6;图版捌,4)。

  3.窑具 257件。有匣钵,顶碗、垫圈、火照、拉炷、支丁等,胎质均较粗。

  匣钵 29件。器体厚重,外壁均有“瓦棱”和“窑汗”,内壁干净,壁有孔。分平底筒状、平底矮钵状、尖底钵状三种。

  T0911②:19,平底筒状,底径23、口径18、高23.8厘米(图八,8)。

  顶碗 151件。呈上口小,下口大的喇叭状,上口均粘有沙粒,斜直壁。T15190②:6,上口径6.1、下口径10.8、高7.4厘米(图八,7)。

  垫圈 9件。呈锯齿状或条状两种。 T14190:7,锯齿状。直径25,6、高3厘米(图八,4)。

  支丁 33件。均为工字形,制作粗糙。有大小两种,大者高9厘米,小者高3厘米。T1519②:42,高6.1厘米(图八,1)。

  火照 1件(T1519③:37)。已残,呈不规则片状,一侧略鼓,中间有大孔。残径 16、孔径4.8、厚0.6厘米(图八,2)。

  拉炷 34件。均残,为头尖细、柄粗折的瓷棒,有的头部有釉。T1419②:8,中部残,长约19厘米(图八,3)。

  4.建筑材料 5件,均为槽心瓦。长条形,背面平,正面有一沟槽。侧面施褐釉或黑釉。有大小两种,大者长30厘米,小者长15厘米。T1419②:9,长15.6、宽5、厚1~1.6厘米(图八,9)。

  (二)钱币

  共4枚。唐代铜钱“乾元重宝”1枚,余均为北宋铜钱,有“熙宁元宝”、“治平元宝”和“景德元宝”。

四、结语

      (一)分期与断代

  回民巷窑址出土瓷器以碗、盘为主,分别占总数的57.62%和18.73%,下面就以碗、盘为典型器,对遗址进行分期。

  各地层和遗迹单位出土的典型器物主要为:第4层:AⅠ式、BⅠ式、CⅠ式碗,AⅠ式盘。第3层:AⅠ式、BⅡ式、CⅠ式碗, AⅠ式和BⅠ式盘。第2层:AⅠ式、AⅡ式、BⅡ式、CⅠ式、CⅡ式碗,AⅠ式、AⅡ式、BⅠ式、BⅡ式盘。第1层和各遗迹单位出土的典型器物与第2层基本一致。从上述各地层和遗迹单位出土的典型器物看,第4 层与第3层相近,它们为第一组器物;第2层、第1层与各遗迹单位相近,它们为第二组器物。第一组和第二组之间有较大区别,主要表现为第二组中器形较多,几乎包括了所有器形。第一组中器形较单纯,不见第二组中的AⅡ式、CⅡ式碗和AⅡ式、BⅡ式盘。依据这些区别,我们将回民巷窑址分为早晚两期,第一组器物为早期,第二组器物为晚期,即第3、4层为早期,第1、2层和各遗迹单位为晚期。

  宁夏境内已发现的大规模的制瓷窑址主要是磁窑堡窑和回民巷窑。从文献上看,有关两窑的记载很少,明代胡汝砺编撰的《弘治宁夏新志》中有“磁窑山,州东北六十里,为陶冶之所”。“磁窑寨,城周回二百一十丈,门一。产砟碳,其土可陶……”②。说明晚至明代,磁窑堡附近仍在烧瓷。磁窑堡窑出土遗物分为五期,一、二期为西夏中晚期,以下分别为元至清③,与文献相符。我们将回民巷窑出土器物与磁窑堡窑出土器物对比发现,回民巷窑出土瓷器与磁窑堡窑一期同类器制作风格基本一致。如碗、盘等圈足器均挖足较深,足内壁倾斜或有棱(呈阶梯状);施釉较薄,器物外壁多挂半釉;白釉碗、盘内底有沙圈,其他釉色均有涩圈;碗、盘等器体近口处薄,近底处厚重;器物的胎多呈灰白色,个别呈浅黄色;两地又很少出黑釉或褐釉盘。尤其回民巷晚期器物与磁窑堡一期同类器很相近,如回民巷出土的AⅡ式、 C型碗分别与磁窑堡的Ⅰ型1式斜壁碗、Ⅱ型3式曲腹碗和Ⅱ型斜壁碗相同;回民巷A型盘和BⅠ式盘分别与磁窑堡Ⅰ型折腹盘、Ⅰ型1式曲腹盘和Ⅰ型3式折沿盘相同;特别是鱼纹盆,均内青外褐釉,内口刻卷草纹,其下刻水波鱼纹。这些器物特点和造型的相同性,说明回民巷窑晚期与磁窑堡窑一期的时代应相当,均为西夏中期前后。但是回民巷窑与磁窑堡出土瓷器又有所区别。磁窑堡窑多出土剔刻花经瓶、扁壶等,白釉瓷数量很大,印花碗少,仅有姜黄釉印花碗。回民巷窑几乎不见剔刻花瓷器,多素面釉,早期不见白釉瓷,出土黑、褐、青釉瓷,姜黄釉、青釉印花碗也不少。通过两窑对比可知,回民巷窑址出土瓷器装饰较简单、粗糙,而磁窑堡窑瓷器则已趋于成熟,纹饰较复杂、细腻。所以,回民巷窑具有比磁窑堡窑创烧时间早的特征,即它的晚期相当于磁窑堡窑一期,它的早期要比磁窑堡窑一期略早。我们在发掘过程中未发现西夏以后的遗物,再结合窑址分布面积小和地层堆积薄的情况,推测回民巷窑的使用时间不很长,在西夏晚期可能就已废弃,迁至条件较好的磁窑堡附近。

  (二)器表装饰和生产工艺

  此窑生产瓷器的釉色有黑、褐、青、白、姜黄等。纯黑釉的瓷器并不多,有的介于黑褐之间,有的发棕色。这些是由于在烧制过程中温度过高,氧化过强而产生的,说明当时的烧窑技术掌握的并不太好。在白釉瓷中广泛使用化妆土,这是因为当地的瓷土略发灰或黄,胎晾干后,需上一层白色化妆土料,盖住胎色,然后施釉烧制。尽管如此,回民巷窑的白釉瓷纯白色的并不多,多呈淡牙黄色或灰白色。回民巷窑还出土复合釉瓷器,如内青外褐、内白外褐、内黑外褐的盆等。本次发掘中发现不少印花碗和印花瓷模,花纹为折枝牡丹或菊花,印花碗的纹饰位于器物内壁,均为单模压制而成。同时出土的还有六棱碗、六棱盘,即在一些黑、褐、青釉碗或盘的内壁用六条竖直棱将其分为六等份,这些棱应是手工贴于器表。此外,器表装饰还有点彩、刻釉、剔刻釉等,数量极少。

  此窑大量使用匣钵装烧。北宋时,北方诸窑采用煤做燃料,提高了窑温,匣钵应运而生。使用匣钵可保护坯体,避免与火刺和窑内粉尘接触。同时,匣钵可以摞烧,提高装烧量。回民巷窑在装烧中与磁窑堡窑一样,普遍采用顶碗覆烧法。黑、褐、青釉碗和盘施釉后刮掉内底一圈釉(俗称涩圈),然后倒扣在顶碗上,依次倒扣数件乃至十几件,再装入平底筒状匣钵内烧制。白釉碗、盘施釉后,在内底粘一圈沙粒,形成沙圈,同样依次倒扣于顶碗上,再用匣钵装烧。此外,此窑还采用支圈正烧法、搭烧法等。在烧制过程中,回民巷窑还使用试火器(即测温具),如火照、拉炷。火照是“探坯窑眼以验生熟” ④,拉炷则是放在窑炉内,烧制中可随时取出,观察窑内温度和胎釉烧成情况。宋代随着煤成为燃料,窑内温度提高,窑炉面积加大,窑门与窑床的距离加长,这种窑具随之产生,它的产生表明烧制工艺的一种进步。

  (三)工艺渊源

  回民巷窑与磁窑堡窑虽然相距很近,但是两窑瓷器的表面装饰有很大不同。前者以黑、褐、青釉为主,纹饰主要是在碗、盘内壁印花或堆塑六条竖直棱和在罐、钵外壁饰瓜棱纹,很少见剔刻花瓷;后者则是“白釉瓷和剔刻花瓷最具特色”⑤。这些区别明显地表现出两窑的工艺渊源不同。

  回民巷窑瓷器的这些特点受陕西耀州窑的影响较大。宋金时期,西北地区影响最大的瓷窑为耀州窑,其又临近西夏,贸易中的宋金瓷器当以耀州窑瓷为主。在西夏陵北端建筑遗址中出土的青绿釉刻花、印花碗、盘,就是耀州窑的产品⑥。再从出土瓷器看,宋金时期的耀州窑以生产青釉瓷为主,兼烧酱釉品种,装饰除刻花外,印花也比较常见,在碗、盘、洗等内壁印各种缠枝、折枝花纹,且日臻成熟,成为当时北方诸窑中生产印花瓷器的佼佼者,同时耀州窑还生产六棱碗、瓜棱罐⑦。这种装饰工艺与回民巷早期产品极为相似,回民巷窑在突出自身特点外,又仿耀州窑的花纹装饰,生产姜黄色釉、青釉印花碗和黑、褐、青釉的六棱碗、盘及瓜棱罐。

  至于时间稍晚的磁窑堡窑盛产白釉瓷和黑釉剔刻花瓷,这种现象可能与山西北部诸窑生产剔刻花瓷有关。北宋亡后,西夏曾一度占领晋西北的“武州八馆”,马文宽认为西夏“在其撤退时可能将河曲等地窑场部分匠人掠走,以后发展了西夏制瓷手工业”。所以磁窑堡窑是“直接受山西诸窑的影响外,还直接或间接地受到陕西、河北诸窑的影”⑧。

  由于此次发掘是属于试掘性的,发掘面积小,上述结论能否代表整个回民巷窑址的情况,还需以后的发掘来验证。

  附记:参加发掘的有杜玉冰、孙昌盛、余军杨蕤、杨炯、李小亮。器物由张莉、钟修复。插图由乔国平绘制照片由边东冬拍。

  执笔者 孙昌盛 杜玉冰 余军 杨蕤

  注释:

  ①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队:《宁夏灵武县回民巷瓷窑址调查》,《考古》1991年第3期。

  ② (明)胡汝砺编撰:《弘治宁夏新志》卷三,中国方志丛书,成文出版社,台北,1968年。

  ③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宁夏灵武窑发掘报告》第168~169页、181~182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

  ④ 程延济等修:《乾隆浮梁县志》卷5第62页,江西图书馆根据抄本之油印本,1960年。

  ⑤ 同③。

  ⑥ 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等:《西夏陵》第110页,东方出版社,1995年。

  ⑦ a.参见冯先铭主编:《中国陶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b.中国硅酸盐学会编:《中国陶瓷史》第253~254页,文物出版社,1987年。

  ⑧ 同③。

  本文出自:《考古》2002年第8期,59-68页。


  附图版:图版捌

  图版拾壹

版权所有:宁夏回族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技术支持: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利民街121号 邮编:750001 联系电话:0951-5014363 电子邮箱:nxkgs@sina.cn

ADD:Ningxia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eology
No.121,Limin Street,Xingqing District,Yinchuan City,Ningxia Hui Autonomous Region,750001,China

TEL:0951 5014363    FAX:0951 5035563    E-mail:nxkgs@sina.cn

备案号:宁ICP备16001783号-1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7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