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学术研究

首页 > 学术研究 > 正文

夏鼐与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选举
发布时间:2016-12-01 17:39:00   来源: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    作者:罗丰   点击:

  说起来纯属偶然,以1948年时夏鼐在中国学术界的地位或许与当时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的选举扯不上关系,他只是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一名普通的副研究员,一个偶然的机缘却使他与第一届院士选举产生了联系。1947年初夏,完成北京大学复校工作,托着疲惫身躯的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傅斯年先生要去美国医治高血压,史语所的所务傅斯年并没有交给当时所里一些重要人物打理,而是交给更年轻并在学术界崭露头角的考古学家夏鼐代理,以傅斯年精明过人的识人能力,很快便证明这是一个恰当的选择。

  中央研究院自1928年成立以后,即成为中国学术界的重镇,它的问世是蔡元培有计划地将西方现代化学术制度引入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网罗了中国学术界大部分的优秀人才,作为一个学术机关在世界学术史上或许罕有与之崇高地位相匹敌者,当然中央研究院的设置实际上有苏俄国家科学院的影子。起初中央研究院并无院士(Academician),高一级的院务学术机构是1935年成立的评议会,有三十名著名学者当选。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央研究院复原南京,在学界上层遂有院士设置的酝酿。

  院士的遴选工作分数理、生物、人文三个组进行。《胡适日记》在1947年3月15日记录了中央研究院第一次关于院士商讨会的情况①,商讨活动在中央研究院评议会范围内进行,这时的评议会是1940年改选后的第二届,议长是中央研究院的院长,评议员则分当然评议员和聘任评议员,前者为中央研究院的专家,后者则聘任国内各大院校、科研机构的著名学者,当然也并不完全按照这两项区分。人文学科方面评议员有胡适、傅斯年、陈垣、赵元任、李济、陈寅恪等。商讨中的院士选举办法,先由萨本栋与傅斯年各提出一个选举草案,萨本栋是一位著名的物理学家,当时任中央研究院总干事,依我的理解是由文科与理科方面各写一方案,供评议员们讨论选择。事情进展的很快,隔天之后,又开了第二次会。会议集中讨论了傅斯年所拟的第二草案,胡适对傅的方案评价甚高,傅案被用作讨论的基础②。我们暂时找不到傅斯年拟的草案,但以后的进程应该是按照傅斯年的思路来进行。其中一个办法是由评议员来提出本学科院士候选人名单,很快胡适拟定了人文组院士名单:

  哲学:

  吴敬恒(稚晖)、汤用彤、金岳霖。

  中国文学:

  沈兼士、杨树达、傅增湘。

  史学:

  张元济、陈垣、陈寅恪、傅斯年。

  语言学:

  赵元任、李方桂、罗常培。

  考古学及艺术系(史):

  董作宾、郭沫若、李济、梁思成。

  只是在人文地理和民族学方面胡适觉得暂时想不出合适的人选③。大约同时,傅斯年也提交了份人文组院士人选名单:

  中国文学:

  吴稚晖、胡适、杨树达、张元济。

  史学:

  陈寅恪、陈垣、傅斯年、顾颉刚、蒋廷黻、余嘉锡或柳诒徵。

  考古及美术史:

  李济、董作宾、郭沫若、梁思成。

  哲学:

  汤用彤、金岳霖、冯友兰。

  语言:

  赵元任、李方桂、罗常培。

  比较两份名单二者大体相同,胡适名单稍少有十七人,傅斯年则有二十一人,有趣的是胡适名单上没有自己,傅则不然,或显示两人的性格差异。两份名单中都有的人:

  吴稚晖、杨树达、张元济、陈垣、陈寅恪、傅斯年、李济、董作宾、郭沫若、梁思成、汤用彤、金岳霖、赵元任、李方桂、罗常培等十五人。只是有些人归属学科不同,吴稚晖、胡适在哲学中,傅将其放在中国文学;张元济,傅归在中国文学,胡适则放在史学。胡适名单中的中国文学方面的沈兼士、傅增湘,傅斯年名单则无,傅在史学方面增加的人有顾颉刚、蒋廷黻、余嘉锡、柳诒徵,哲学有冯友兰。胡单中没有冯友兰与胡对冯评价不高有关。胡、傅在学科方面的兴趣或从这份名单上得以凸显。被提名的院士候选人要向评议会提出一张自己代表性著作的名单,并附有简单评价。现存傅斯年档案中有两页草稿,介绍自己两本著作,一、《性命古训辩证》、二、《夷夏东西说》。④

  拟完院士候选人名单傅斯年赴美就医,所务由夏鼐代理,傅于六月十四日抵达旧金山。七月十一日夏鼐给傅斯年写了第一封汇报信⑤,以后大约每半个月左右就有一封书信往来。凡涉及所务事无巨细均有涉及,这样的报告风格,当然不是目下形成。早在夏鼐留学英国伦敦大学时傅斯年就有详尽的指导,竟引来当时在伦敦大学留学,后来亦成为著名考古学家曾昭玩笑式的忌妒⑥。夏回国后即在傅手下供职,和向达在西北考察时,重要考古收获及主要的人事联络、交往夏鼐均给傅斯年报告。九月一日夏鼐给傅斯年的信中开始提及院士评选工作:

  院士提名审查委员会,已经开过。据萨先生云,此委员会须评议员始有资格代表出席,生乃未入流的弼马温(西游记),自无法参加。曾请李济之先生兼任代表,一人可投两票,但李先生不接受。如果吾师不欲弃权,请委托其他评议员代表出席。此次被提名者闻达四百余人,九月底评议会开会时可决定初步名单。(据萨先生云,评议会与院务会议不同,非评议员仅能列席报告,不能代表评议员出席,故无权表决。)胡适之先生来京参加院士提名审查委员会,来电指定要住在史语所,生将所长办公室让出,因胡先生住不到一星期即离京返平,胡先生是院长候补人,他人自不能援例⑦。

  《胡适日记》对此事并无语录,仅在8月28日日记中写道:“早晨到南京”⑧。9月5日离开南京抵达上海⑨。胡适在9月6日贴了剪报,剪报并无报名及日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了在南京参加中央研究院院士审查的情况:

  博士从这次出席中研院院士选举筹委会谈起,他说:下月十五日举行第一次评议会,决定候选人名单,并予公告,明春举行第二次评议会,选举八十到一百位院士,以后由院士本身每年选举十五位,十年后国家就有二百多院士。博士认为这是国家的大事⑩。

  十月中旬中研究评议院再次举行了院士提名会,夏鼐致傅斯年十月六日信中写道:

  评议会将于本月十五日开会。陈寅恪先生已来函声明不出席,胡适之、陈援庵(垣)二先生将来京出席,并皆拟下榻本所。已令预备,将所长办公室暂行挪空移用⑪。

  很可能史语所兼职人员开会事宜都是由本所负责联络。陈寅恪不来与会,当与其处境有关。这年天气寒冷,清华大学住宅本来装有水暖设备,因为经费短缺无力供气,各家取暖只好自理。陈寅恪生活穷苦,无钱购煤生炉,只能将自己珍藏《巴利文藏经》、《突厥语词典》、《蒙古图志》等东方语文书,卖给北京大学东语系,用来购煤,尽管这样,所购煤也仅够一间屋装火炉而已。时事日非,陈又眼盲,所以将书斋名曰“眼不见为净之室”,⑫失望之极,自然也无心与会。胡适召集北京大学“教授会”,讨论发展,大家谈的却都是吃饭,向达起身发言说:“我们愁的是明天的生活,那有工夫去想十年二十年的计划?十年二十年后,我们这些人都死完了”⑬。生活悲观情绪弥漫整个学界。

版权所有:宁夏回族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技术支持: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利民街121号 邮编:750001 联系电话:0951-5014363 电子邮箱:nxkgs@sina.cn

ADD:Ningxia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eology
No.121,Limin Street,Xingqing District,Yinchuan City,Ningxia Hui Autonomous Region,750001,China

TEL:0951 5014363    FAX:0951 5035563    E-mail:nxkgs@sina.cn

备案号:宁ICP备16001783号-1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7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