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学术研究

首页 > 学术研究 > 正文

宁夏地区古代居民的体质类型研究
发布时间:2020-12-31 09:36:16   来源:《文博》    作者:韩涛 朱存世 王晓阳 张全超    点击:

宁夏地区古代居民的体质类型研究*

韩 涛 1 朱存世 2 王晓阳 2 张全超 3

(1.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四川 成都 610072;

2.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宁夏银川 750001;

3.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吉林长春 130012)

  摘  要:宁夏地区的古人骨材料较为丰富,上起新石器时代下至明清时期均有发现,为探讨该地区古代居民体质类型的时空分布和发展演变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本文从宁夏地区考古发掘出土的人骨材料出发,在梳理人骨材料研究情况的基础上,总结了各时期古代居民的体质类型的分类,进而对不同时期人群的构成问题进行了讨论,为解决宁夏地区历史时期各部族或民族的渊源和流向等重大学术问题提供参考和借鉴。

  关键词:宁夏  人骨  体质类型

  Abstract:In Ningxia, rich data of ancient human bones from the Neolithic Age to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have been accumulated, which provide important physical materials for the explorations of the temporal-spatial distribution, development and evolu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types of the ancient residents of this area. Based on the results of assorting research situations of the human bones unearthed in Ningxia region,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classifications of the constitution types of the ancient residents in different periods, and further discusses the compositions of the populations in these periods, which provides references for the solutions of important academic issues such as the origins and developments of the tribes and ethnic groups in the history of Ningxia.

  Key words:Ningxia; Human Bones; Constitution Types

  一、前言

  本文所引用的“宁夏地区”这一概念指目前行政区划分上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宁夏地处黄土高原与内蒙古高原的交界处,第一、二级阶梯转折过渡地带。地势南高北低,地形以丘陵、平原、山地和沙地为主。宁夏位于中国西北内陆,东邻陕西省,南部、北部和西部被甘肃省和内蒙古自治区所环抱,自古以来宁夏地区古代居民的体质类型研究_韩涛就是内接中原、西通西域、北连大漠,各民族往来频繁的地区。正是在这种特殊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孕育下,使得宁夏地区从史前社会开始便成为人类繁衍生息之地。在而后的历史时期,戎狄、匈奴、突厥等部族相继在此登上历史舞台。他们在与中原王朝互相对抗或和平相处的过程中,共同创造了绚丽多彩的古代文化,对中国西北地区的历史发展进程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项目基金:本文得到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15JJD780004)、霍英东教育基金会青年教师基金基础性研究课题(141111)资助。

  根据考古资料和历史文献的记载,早在三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宁夏西北部的水洞沟遗址便有了远古人类活动的遗迹;公元前 3 千纪至公元前 2 千纪,在宁夏南部固原地区发现有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彩陶和石器,当时古代居民已经进入氏族社会时期;再后来的西周时期,今宁夏全境及内蒙古河套、陕西及山西西北部统称为朔方,当时尚无行政建制,是戎狄部落游牧的地方;春秋时期,宁夏地区居住着许多古代部族,南部固原地区为乌氏戎所居,东南盐池附近有朐衍戎,这两支古戎之间居住着义渠戎;秦统一六国后设三十六郡,宁夏全境属北地郡;汉初,匈奴势力壮大,占据中国西北地区,此时的宁夏地区为汉族、匈奴族和羌族所共居;魏晋南北朝时期,宁夏北部因羌族之乱,建制废除,形成汉、匈奴、鲜卑、羌、氐、羯、敕勒、柔然等众多部族错杂居住的复杂格局;到了隋唐时期,突厥、敕勒、回鹘、吐蕃等部族活跃在该地;在而后的历史时期,宁夏地区先后成为党项、女真、契丹、鞑靼、蒙古、回族等民族活动的舞台。

  多民族聚居的历史特点使得在宁夏地区的考古研究中,对各个时期的古代居民进行体质类型分析尤为重要。以往的相关研究多是针对单一的墓地或遗址中的人骨材料进行的,属于人骨基础资料的整理,而在对不同时期人骨资料的综合梳理上略有欠缺。本文整合了目前为止宁夏地区所有的已经经过系统整理的古代人骨资料,拟从宏观的角度对该地区古代居民的体质类型进行系统的研究。这将为探讨宁夏地区考古学文化的族属问题提供十分重要的依据,并有助于解决历史时期各部族或民族的渊源和流向等重大学术问题。

  二、人骨材料的整理与研究

  (一)新石器时代

  宁夏地区旧石器时代仅水洞沟遗址第 4 地点发现1具下颌骨缺失的人类头骨化石,目前尚无研究成果刊出。新石器时代的古人类学资料也十分贫乏,仅海原菜园遗址、彭阳打石沟遗址和隆德沙塘北塬遗址中有人骨材料。

  菜园遗址共保存颅骨标本 6 例,研究者认为该组居民在体质特征上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最接近,在近代对比组中接近华北组,在邻近地区古代对比组中与甘青地区新石器时代至青铜时代居民之间“表现出一般的同种支系类型的性质”[1],更接近“古西北类型”[2]。打石沟遗址共保存颅骨标本 3 例,沙塘北塬遗址仅存 1 例颅骨标本,其形态特征均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十分一致。经对比分析后可知,打石沟组居民的体质特征与“古中原类型” 的古代群体最为接近 [3],而沙塘组居民的体质特征与“古西北类型”的古代群体最为接近 [4]。

  打石沟组、菜园组和沙塘组居民虽然都可归入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的范围,但打石沟组更接近 “古中原类型”,菜园组和沙塘组则更接近“古西北类型”。这说明在新石器时代,宁夏地区至少存在两种有着不同体质类型来源的古代居民群体。

  (二)东周时期

  宁夏地区东周时期的人骨材料相对较少,在固原彭堡于家庄墓地、彭阳张街村墓地、彭阳古城王大户村墓地、彭阳中庄墓地和固原九龙山墓地各有数例人骨材料。

  于家庄墓地共保存颅骨标本 8 例,其形态特征 “很接近现代北亚蒙古人种,甚至与蒙古族类型的头骨十分接近”[5]。张街村墓地仅有 1 男 1 女两例人骨个体保存较好,其中男性颅骨接近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而女性颅骨则近似于现代蒙古人种北亚类型 [6]。王大户村墓地共保存有颅骨标本 7 例,其形态特征与现代蒙古人种北亚类型更接近 [7]。中庄墓地仅存2例颅骨标本,九龙山墓地共保存有颅骨标本 6例。其形态特征皆与现代蒙古人种北亚类型十分一致,经对比分析后可知,此两组居民的体质特征与“古蒙古高原类型”的古代群体最为接近 [8]。

  宁夏地区东周时期的古代居民除了彭阳张街村墓地的1例男性个体外,其余所有的个体均接近现代蒙古人种北亚类型,若按后来的古人种类型体系加以划分,可认为其均接近“古蒙古高原类型”。彭阳张街村男性颅骨的形态特征近似东亚蒙古人种,但其颅型已经开始变低,由高颅型变为正颅型,推测可能是受到了颅型偏低的北亚蒙古人种的影响。

  (三)汉唐时期

  宁夏地区汉唐时期的人骨资料相对丰富,集中于汉、北朝和隋唐三个历史时期。汉代人骨材料的出土地点主要有中卫李营、中宁龙坑、中卫宣河、中卫常乐、吴忠、固原九龙山、固原南塬、固原杨庄、海原石砚子等墓地。北朝时期人骨材料出自于固原南塬墓地、北周田弘墓和南塬水厂墓地。吴忠西郊唐墓、吴忠明珠园唐墓、固原史道洛墓、固原九龙山墓地、固原南塬墓地和南塬水厂墓地中有隋唐时期人骨材料。

  李营、龙坑和吴忠 3 处墓地共保存有颅骨标本 26 例,研究者将其合并为中卫——中宁组。其形态特征大体上与现代华北人趋同,只不过颅型稍短、稍低。研究者认为:“不排除宁夏的汉代人群中存在某些可以感知的北方种族的影响”[9]。宣河墓地保存颅骨标本 10 例,常乐墓地保存颅骨标本 54 例。其特征在形态学上皆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最为接近,但其中有 5 例常乐墓地出土的颅骨个体表现出具有欧罗巴人种特征的倾向 [10]。九龙山和南塬墓地包含有汉代、北朝、隋唐、宋代及明清等多个历史时期的墓葬,共保存颅骨标本 89 例,研究者将其合并为九龙山——南塬组。其中有 10 例北朝和隋唐时期的颅骨个体在形态特征上异于其他,被合称为九龙山——南塬 C 组,其余个体被合称为九龙山——南塬 M 组。经对比研究,M 组颅骨的基本形态特征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较为接近 [11],C组颅骨的种族属性与西方高加索人种中的中亚两河类型关系更为密切 [12]。石砚子墓地保存 5 例颅骨标本,杨庄墓地保存颅骨标本 4 例,其形态特征皆位于“古蒙古高原类型”与“古中原类型”之间 [13]。田弘墓中共发现 1 男 1 女两例人骨个体,其颅骨形态具有蒙古人种北方变体的倾向 [14]。吴忠西郊唐墓中有 168 例人骨经过系统的鉴定分析,结果显示虽然这批颅骨标本在颅型上偏长、偏高,但仍可归属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 [15]。研究者对明珠园唐墓中的 181 例人骨进行了鉴定,从颅骨测量的形态距离测算结果来看,该组居民在形态学上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最为接近,特别是与现代中国人之间有密切的关系 [16]。史道洛墓中共发现甲、乙两例人骨个体,分别属于墓主史道洛和其妻。史道洛颅骨的综合特征与西方高加索人种趋近,暗示其种族西源关系 [17]。研究者对南塬水厂墓地中的 18 例颅骨标本进行了形态观察和测量,其中包括北周颅骨标本 1 例、隋代颅骨标本 1 例、唐代颅骨标本 5 例、明清颅骨标本 11 例。研究认为,南塬水厂墓地出土的各个时期颅骨标本所代表的居民应归属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居民的范围 [18]。

  梳理总结宁夏地区汉唐时期人骨资料的研究结果可知,该时期古代居民的体质类型大体上可以分为以下 5 类:

  1. 接近“古蒙古高原类型”,代表墓地是北周田弘墓。田弘墓由于早期被盗,人骨破损严重,从残存颅骨上推断面宽较大、鼻根扁平、颅型不长, “具有蒙古人种北方变体的倾向”[19],可以理解为颅骨形态特征接近“古蒙古高原类型”。

  2. 接近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包括南塬水厂组、九龙山——南塬 M 组、明珠园组、吴忠西郊组、宣河组和常乐组。以上各组汉唐时期古代居民在体质特征上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比较接近,可能是因为这些古代居民组具有“古中原类型”和“古西北类型”的综合特征,而没能进行更为细致的区分。

  3. 接近“古中原类型”与“古蒙古高原类型”的融合类型,包括石砚子组和杨庄组。石砚子墓地多数个体在总体的颅型特征上接近“古蒙古高原类型”,但在面部扁平度、面宽以及颅高上又呈现出接近“古中原类型”的趋势。杨庄墓地汉代颅骨标本中也呈现出类似的混合特征,只不过与其中“古蒙古高原类型”的差异偏大。

  4. 接近“古西北类型”与“古蒙古高原类型”的融合类型,代表组为中卫——中宁组。中卫——中宁组居民的颅型特征为中颅型、高颅型和狭颅型相结合,中面、中眶、中鼻、突颌,上面部扁平度较大,大体上与现代华北人趋同。根据这些特征可知,该组居民总体的颅骨形态特征与“古西北类型”最为接近。另外,其颅型稍短、稍低,不排除“存在某些可以感知的北方种族的影响”[20],推断该组居民与

  “古蒙古高原类型”古代居民有一定的渊源关系。

  5. 具有欧罗巴人种特征,包括常乐组中部分个体、九龙山——南塬 C 组和史道洛个体。汉唐时期宁夏地区出现具有欧罗巴人种特征的个体,汉代常乐墓地中有 5 例颅骨个体表现出具有欧罗巴人种特征的倾向 [21]。北朝和隋唐时期的九龙山——南塬C组个体鼻骨突起上仰强烈、鼻棘发达,推测该组人群的种族属性与欧洲人种中的“中亚两河类型”较为接近 [22]。固原唐代史道洛墓出土的颅骨具有眉间突度和鼻根凹陷明显、鼻骨突度较大、犬齿窝较深等特征,使得史道洛颅骨与短颅型的欧罗巴人种趋近,推测可能与中亚两河类型种族因素的东移有关 [23]。

  (四)西夏、金、元及明清时期

  宁夏地区该时期的人骨资料也相对较少,主要出自青铜峡闽宁村西夏墓地、固原开城东山坡元代墓地、彭阳罗洼金代砖雕画墓、银川沙滩伊斯兰墓地、固原南塬水厂墓地、固原九龙山和南塬墓地。

  闽宁村西夏墓地共保存 3 例人骨个体,其颅骨形态特征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较为接近,但也可能有某些与北亚类型相近的性质 [24]。东山坡墓地共保存 41 例人骨个体,聚类分析显示,该组居民在谱系图中所处的位置似在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与北亚类型的组群之间,其颅骨宽、短的特征与北亚类型更接近 [25]。罗洼墓中共发现 2 例人骨个体,根据其颅骨的形态特征,该组居民可归属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居民的范围 [26]。研究者对银川沙滩伊斯兰墓葬中出土的 5 例颅骨标本进行了测量,对比分析可知,该组居民在颅骨形态特征上更趋向蒙古人种,既与北亚类相近,又与东亚类类同 [27]。南塬水厂墓地明清时期个体的颅骨特征可归属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的范围 [28]。九龙山和南塬墓地中明清时期的个体属于九龙山——南塬M组,其形态特征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较为接近 [29]。

  宁夏地区该时期古代居民的体质类型大致包括以下2类:1.以罗洼组、南塬水厂明清组、九龙山—— 南塬明清组为代表的近东亚类型;2.以东山坡组、闽宁组和银川沙滩组为代表的近北亚与东亚的融合类型。在该历史时期,伴随着王朝的更迭与战争的频发,不同类型的人群已经经历了多次的迁徙交流与长期的杂居融合,难以再按古人种类型体系加以划分,故用接近现代蒙古人种东亚或北亚类型以及两者的融合类型进行概括。

  三、不同时期人群构成问题的讨论

  (一)新石器时代和东周时期人群的来源及演变

  中国西北地区先秦时期属于蒙古人种范畴的居民大多数种系特征比较一致,可归属为“古西北类型”。该类型古代居民基本的颅型特征是长颅型、高颅型和狭颅型相结合,主要分布在黄河上游的甘青地区,是当地的原始土著居民 [30]。有学者研究认为,菜园遗存是一支农牧并重、崇尚简朴、盛行篮纹素陶的土著文化,不同于马家窑和齐家文化,但又与其有着密切的联系,它的渊源应该是甘青地区远古的土著文化 [31]。故以菜园组为代表的“古西北类型”的人群或许与邻近的甘青地区更早时期的人群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古中原类型”古代居民曾广泛分布于黄河中下游地区,是先秦时期该地区的原始土著居民,其基本的颅型特征为中颅型、高颅型和狭颅型相结合,属于该类型的人群包括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庙底沟二期文化、龙山文化等新石器时代中、晚期文化的古代居民 [32]。地处中国西北部的打石沟组居民在体质类型上有别于“古西北类型”,而表现出接近“古中原类型”,拓展了以往对“古中原类型”古代居民分布范围的认识。推测其可能是在仰韶文化发展繁荣时期从中原地区迁徙而来的人群的后裔,这也与传统考古学者通过器物类型学研究所得出的仰韶文化鼎盛期向甘青地区扩张的认识互相印证。

  然而到了东周时期,宁夏地区出现了大量接近 “古蒙古高原类型”的古代居民。该类型的颅型特征为圆颅型、正颅型和阔颅型相结合,颧宽较大、上面部扁平度中等偏大,主要分布在今蒙古国以及中国内蒙古地区,向北最远可到达外贝加尔地区,向南遍及我国整个北方长城地带。研究者认为以新店子墓地古代居民为代表的东周时期南下的牧民在体质类型上属于“古蒙古高原类型”,其来源应该与蒙古高原以及外贝加尔石板墓的古代居民有关。该类型居民的后裔是后来匈奴联盟中人种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构成更晚时期的鲜卑、契丹、蒙古等少数民族的主体 [33]。“古蒙古高原类型”古代居民在东周时期大量出现于中国北方长城地带,他们在推动中国北方长城地带游牧文化带最终形成的历史进程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目前已经发掘的属于该类型古代居民的重要地点有白城双塔、林西井沟子、凉城板城、和林格尔新店子、包头西园、杭锦旗桃红巴拉、永昌三角城等,遍及中国北方长城地带。这些墓地大多集中在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它们共同的文化特征是墓中有殉牲,且多用头、蹄代替,多随葬铜短剑、铜镞等青铜兵器以及马衔、马镳等马具。宁夏地处北方长城地带的西段,本文论及的固原地区诸多东周时期墓地具有与上述墓地相似的文化特征,出土人骨的体质类型较为一致,也多接近“古蒙古高原类型”。该类型人群的体质特征与新石器时代—— 早期青铜时代的蒙古高原早期居民有很大的相似之处,推测东周时期宁夏南部地区和上述北方长城地带的古代居民均与北方南下的牧民之间有着一定的渊源关系。

  林沄先生认为,北方长城地带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基本上是农业地带,到了夏代,如内蒙古东南部的夏家店下层文化、河套的朱开沟文化、河西走廊的四坝文化,也仍是农业定居文化。到气候逐渐干冷化后,这个地区的居民中畜牧业的比重开始增加,以至于后来变成游牧人群往来驰骋的地带,这是文化、生态环境、组群等变动的因素交互作用下形成的一个复杂的过程 [34],宁夏地区也经历了这个演变过程。在宁夏地区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农业向东周时期的牧业转变的过程中,人群的主要体质类型也由近东亚类型变为近北亚类型。韩康信先生在研究彭堡于家庄墓地人骨的时候也已经注意到了宁夏地区新石器时代与青铜时代的居民在种族人类学关系上存在着明显的“分离”[35]。有学者认为宁夏南部东周时期的青铜文化是在周、秦文化影响下逐渐发展起来的一个地区性青铜文化,和历史上记载的义渠戎有极为密切的关系 [36]。但据目前该时期人骨资料的研究结果来看,他们绝大多数在颅骨形态特征上与“古蒙古高原类型”的古代居民比较接近,与北方长城地带东周时期北方南下牧民之间关系密切。推测戎狄文化系统本身就包含有这种颅骨特征与北亚蒙古人种相近的人种成分,这种成分的存在要早于东周时期北方牧民南下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只不过目前受限于田野考古发掘,所发现的东周时期的人骨材料大多属于此类型人群。

  (二)汉唐时期人群结构的复杂化

  目前已知的宁夏地区东周时期绝大多数人群的体质类型与现代蒙古人种北亚类型颇为一致,而汉唐时期则既有接近现代蒙古人种北亚类型,又有接近东亚类型,甚至出现了具有欧罗巴人种特征的人群。多种体质类型的人群混杂交错,成为宁夏地区汉唐时期人群构成的显著特点,其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历史上多次的人群迁徙事件,导致了不同人群间持续的交流与融合。

  为巩固边防,汉王朝对西北边境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移民。据《汉书·武帝纪》记载,元朔二年(前 127),“收河南地……是年夏,募民徙朔方十万口”[37]。《史记·平准书》中记载,元狩四年(前 119),关东地区遭遇连年水灾,流民亟待安置,“乃徙贫民于关以西,及充朔方以南新秦中”[38]。此次移民在《汉书·匈奴传》中也有相关记载,“于是汉已得昆邪……徙关东贫民处所夺匈奴河南地新秦中以实之”[39]。《汉书·食货志》有言,元鼎六年(前 111),“上郡、朔方、西河、河西开田关,斥塞卒六十万人戍田之”[40]。宁夏初属北地郡,武帝元鼎三年(前 114),把北地郡划分为北地郡和安定郡,二郡隶属凉州刺史部,是移民的重要安置地之一。宁夏地区“古中原类型”人种因素的出现与汉代的移民政策有直接的关系。

  西汉时期,匈奴侵扰一直是中原王朝的边境隐患之一。由于在军事战争上的失利和匈奴帝国的分裂,部分匈奴人降汉南迁,武帝便在西北边境设置五属国以安置来降的匈奴人。《史记·武帝纪》中也有记载,元狩二年(前 121),“秋,匈奴昆邪王杀休屠王,并将其众合四万余人来降,置五属国以处之”[41]。匈奴人本身的体质构成较为复杂,尤其是在不断地进行扩张和融合之后,其人种结构中既有属于欧罗巴人种的成分,也有属于蒙古人种的成分 [42]。当时北地郡是安置降汉匈奴的重要地点之一,在处于该郡境内的常乐墓地中发现的 5 例具有欧罗巴人种特征的汉代居民,很有可能与降汉的匈奴人有关。

  粟特人是属于伊朗人种的中亚古族,他们原本生活在中亚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的泽拉夫善河流域,即文献所说的粟特地区(Sogdiana 苏格底亚那),其范围在今乌兹别克斯坦 [43]。在 6 至 8 世纪初,粟特地区经济文化进入空前的繁荣时期。该地区除了最为发达的安国和康国外,还出现有石国、米国、史国、何国、曹国等一些城邦国家。《新唐书》在以上七国之外加火寻、戊地而统称为昭武九姓国 [44]。昭武九姓就是史籍中对南北朝至隋唐时期来到中国的粟特人或其后裔的泛称。粟特人以经商著称,长期活跃在丝绸之路上。从三国两晋始,真正的粟特商团就见于记载。后来由于粟特本土所在的中亚政治形势多变,粟特人受到嚈哒、突厥、大食等民族势力的侵袭,便促使更多的粟特人东移至中国,以商业民族的形象活跃于中古社会 [45]。宁夏固原地区是丝绸之路东段北道的必经之地,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固原县南郊发现了史氏家族墓地。除上文提到的有人骨出土的史道洛墓外,1982 至 1987 年,宁夏考古研究所在固原南郊发掘了8座隋唐墓,虽然人骨材料没有保存下来,但墓志显示,其中有 5 座墓属史氏家族成员 [46],此 5 座墓的墓主人与史道洛同属于史氏家族,可能是中亚昭武九姓的后裔。另外,宁夏考古研究所于 2014 年在固原发掘了一座初唐时期的墓葬,编号为M1401,经观察墓主人的颅骨具有欧罗巴人种的特征。该墓墓室中的绘画风格与史氏家族墓基本相同,且墓葬分布的距离很近,推测墓主人与史氏家族有一定的关系。1985 年,宁夏博物馆发掘了盐池县苏步井乡境内的 6 座唐墓,其中 M3 的墓志志文显示墓主人为大周都尉何府,为大夏月氏人,属西域昭武九姓中的一支 [47]。这些是目前为止宁夏地区发现的与中亚粟特人有直接关系的墓葬,在时代分布上,除史氏家族墓地中史射勿墓属于隋代外,其余均为唐代。另外,北朝和隋唐时期的九龙山—— 南塬 C 组在种系关系上也可能与中亚两河地区的种族因素有密切的关系 [48]。

  结合考古发现与文献记载再梳理总结汉唐时期古代居民的体质类型,我们可以了解到该时期人群构成的大致轮廓。宁夏地区接近“古蒙古高原类型” 的早期游牧人群的后裔历经交流与融合后繁衍生息至汉唐时期。汉代中原王朝持续迁移大批中原人群到西北地区屯垦戍边,使得宁夏地区开始出现大批 “古中原类型”的古代居民。这些中原移民迅速与西北地区的土著居民或当地早期游牧人群的后裔相融合。南塬水厂组、明珠园组、吴忠西郊组、九龙山——南塬M组、宣河组和常乐组居民在体质特征上与现代蒙古人种东亚类型比较接近,推测这些人群具有中原移民与西北地区的土著居民相互融合的体质特征。石砚子和杨庄组居民的体质特征体现了中原移民与当地早期游牧人群后裔的交流融合,只不过在融合的程度上,石砚子古代居民在体质特征上更接近早期游牧人群,而杨庄古代居民更接近中原移民。“古西北类型”土著居民的后裔在此时早已不再单纯,他们或融于中原迁徙而来的“古中原类型”古代居民,或融于“古蒙古高原类型”古代居民的后裔。中卫——中宁组居民的混合体质特征可能是西北地区的土著居民与早期游牧人群的后裔聚居融合的结果。此时具有欧罗巴人种特征的人群开始出现,推测常乐墓地的 5 例欧罗巴个体与降汉的匈奴人有关,以史氏家族墓地为代表的欧罗巴人群与来自中亚的粟特人有关。

  四、小 结

  纵观目前为止宁夏地区各个时期的古代人骨资料,我们不难发现,随着新石器时代晚期到东周时期气候干冷化和农业向畜牧业的转变,宁夏地区的古代人群也由近东亚类型转变为近北亚类型。而宁夏南部发现的这些近北亚类型的古代居民创造的“西戎文化”属于地区性青铜文化,故推测戎狄文化系统本身就包含有北亚类型的人种成分。到了汉唐时期,宁夏地区古代居民的体质类型构成变得复杂化,既有接近现代蒙古人种北亚类型的早期游牧人群的后裔,又有接近东亚类型的当地原始土著的后裔和中原移民,甚至出现了具有欧罗巴人种特征的人群。推测复杂化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历史上多次的人群迁徙事件,包括中原移民、匈奴安置、粟特人东迁等。

  由于涉及的时间跨度较长,有些时期的墓葬数量和古代居民组的标本量又相对较少,本文仅能大体上描绘出宁夏地区古代居民体质类型分布的时空框架和演变趋势,无论在时间范围还是在空间范围内都还存在大量的空白。更为全面的系统研究还有待于田野发掘工作的持续开展和更多不同时段、不同地域人骨材料的积累,以加深现有认识、填补历史空缺。每个学科专业都有自身的局限性,即使从人骨材料上确定了某个古代居民群体的体质类型,也仍难将其与历史记载中的某一族群或民族相对应,这个问题的解决需要考古学、文献学、历史地理学等诸多学科的共同努力,来最终推进宁夏地区古代居民人种地理变迁和人与自然相互关系的综合研究。

  注释:

  [1] 韩康信:《宁夏海原菜园村新石器时代人骨的性别年龄鉴定与体质类型》,《中国考古学论丛——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建所 40 周年纪念》第 182~226 页,科学出版社,1993 年。

  [2] 朱泓:《中国西北地区的古代种族》,《考古与文物》2006 年第 5 期。

  [3] 张全超、韩涛等:《宁夏彭阳打石沟遗址出土人骨研究》,待刊。

  [4]张全超、韩涛等:《宁夏隆德沙塘北塬遗址出土人骨研究》,待刊。

  [5]韩康信:《宁夏彭堡于家庄墓地人骨种系特点之研究》,《考古学报》1995 年第 1 期。

  [6] 韩康信:《彭阳张街春秋战国墓两具人骨》,《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 30~40 页,科学出版社,2009 年。

  [7] 韩康信:《彭阳古城王大户村春秋战国墓人骨的鉴定与种系》,《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41~49页,科学出版社,2009 年。

  [8] a. 张全超、韩涛等:《宁夏彭阳县中庄墓地出土人骨研究》待刊;b. 张全超、韩涛等:《宁夏固原九龙山墓地东周时期人骨研究》,待刊。

  [9] 韩康信:《中卫——中宁汉代人骨研究》,《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 50~83 页,科学出版社,2009 年。

  [10] 张全超、韩涛等:《宁夏中卫常乐墓地汉代人骨研究》,待刊。

  [11] 韩康信:《固原九龙山——南塬古墓地人骨鉴定报告》,《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 227~246 页,科学出版社,2009 年。

  [12] 同 [11]。

  [13] a. 韩涛、张群、赵惠杰等:《宁夏海原石砚子墓地人骨研究》,《文博》2018 年第 4 期;b. 张全超、韩涛等:《宁夏杨庄墓地人骨研究》,待刊。

  [14] 韩康信:《固原北周田弘墓人骨研究》,《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 171~181 页,科学出版社,2009 年。

  [15] 韩康信:《吴忠西郊唐墓人骨鉴定研究》,《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 104~145 页,科学出版社,2009 年。

  [16] 韩康信:《吴忠明珠园唐墓人骨》,《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 146~157 页,科学出版社,2009 年。

  [17] 韩康信:《固原唐代史道洛人骨研究》,《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 158~170 页, 科学出版社,2009 年。

  [18]张全超、韩涛等:《宁夏固原南塬水厂墓地出土人骨研究》,待刊。

  [19] 同 [5]。

  [20] 同 [9]。

  [21] 同 [10]。

  [22] 韩康信:《固原九龙山——南塬出土高加索人种头骨》,

  《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 227~246 页,科学出版社,2009 年。

  [23] 同 [17]。

  [24] 韩康信:《闽宁村西夏墓地人骨鉴定报告》,《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 297~313 页,科学出版社,2009 年。

  [25] 韩康信:《固原开城东山坡元代人骨研究》,《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 247~287,科学出版社,2009 年。

  [26]张全超、韩涛等:《宁夏彭阳罗洼金代砖雕画墓人骨研究》,待刊。

  [27]韩康信:《银川沙滩明清时代伊斯兰墓葬人骨鉴定》,《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314~326页,科学出版社,2009年。

  [28]张全超、韩涛等:《宁夏固原南塬水厂墓地出土人骨研究》,待刊。

  [29] 韩康信:《固原九龙山——南塬古墓地人骨鉴定报告》,

  《宁夏古人类研究报告集》第 182~226 页,科学出版社,2009 年。

  [30] 朱泓:《中国西北地区的古代种族》,《考古与文物》

  2006 年第 5 期。 [31]徐成、李进曾:《菜园遗存的多维剖析》,《宁夏社会科学》

  1988 年第 6 期。

  [32] 朱泓:《中原地区的古代种族》,《庆祝张忠培先生七十岁论文集》第 549~557 页,科学出版社,2004 年。

  [33] 张全超:《内蒙古和林格尔县新店子墓地人骨研究》第94、95 页,科学出版社,2010 年。

  [34] a. 林沄:《中国北方长城地带游牧文化带的形成过程》,《林沄学术文集 ( 二 )》第 39~76 页,科学出版社,2008 年; b. 林沄:《从张家口白庙墓地出土的尖首刀谈起》,《林沄学术文集 ( 二 )》第 20~30 页,科学出版社,2008 年。

  [35] 韩康信:《宁夏彭堡于家庄墓地人骨种系特点之研究》,《考古学报》1995 年第 1 期。

  [36] 钟侃、韩孔乐:《宁夏南部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文化》,《中国考古学会第四次年会论文集(1983)》第203~213页,文物出版社,1985 年。

  [37][东汉]班固:《汉书》卷六《武帝纪》第170页,中华书局,1964 年。

  [38][ 西汉 ]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平准书》第 1425 页,中华书局,2011 年。

  [39][ 东汉 ] 班固:《汉书》卷九十四《匈奴传》第 3769 页,中华书局,1964 年。

  [40][ 东汉 ] 班固:《汉书》卷二十四《食货志》第 1173 页,中华书局,1964 年。

  [41][东汉]班固:《汉书》卷六《武帝纪》第176页,中华书局,1964 年。

  [42] 潘其风:《从颅骨资料看匈奴族的人种》,《中国考古学研究——夏鼐先生考古五十五年纪念论文集》第292~301 页,科学出版社,1986 年。

  [43] 荣新江:《北朝隋唐粟特人之迁移及其聚落》,《国学研究(第六卷)》第 27~86 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年。

  [44] [ 北宋 ] 欧阳修:《新唐书》第 6243~6253 页,中华书局,2003 年。

  [45] 同 [43]。

  [46] 罗丰编著:《固原南郊隋唐墓地》第 136 页,文物出版社,1996 年。

  [47]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宁夏盐池唐墓发掘简报》,《文物》1988 年第 9 期。

  [48] 同 [29]。

 

  本文出自《文博》 2019年04期92——98页

版权所有:宁夏回族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技术支持: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利民街121号 邮编:750001 联系电话:0951-5014363 电子邮箱:nxkgs@sina.cn

ADD:Ningxia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eology
No.121,Limin Street,Xingqing District,Yinchuan City,Ningxia Hui Autonomous Region,750001,China

TEL:0951 5014363    FAX:0951 5035563    E-mail:nxkgs@sina.cn

备案号:宁ICP备16001783号-1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777号